联系我们contact us

服务热线/hotline

0510-81885283

电话:0518-81885283
传真:0518-81885283
邮箱:lyswsl@126.com
地址:江苏省连云港市海州区苍梧路36号4号楼4楼
当前的位置:首页 >> > 艺术论坛 >

霍春阳:在本源中寻找传统笔墨境界

 中国绘画的现代性问题是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近百年来,中国美术始终为现代性问题所困扰,并受本土与西方、传统与现代深层文化问题的制约和影响,从而使中国美术的现代性问题成为一个世纪性难题。问题始终不在中国现代美术是否需要实现现代性转换问题,而是如何实现现代性问题。本期,《艺术镜报》与天津美院联合开展主题为“传统中国画如何用现代的形式表现”的讨论。希望能与大家携手走进传统中国画的殿堂,欢迎广大艺术家加入到我们的讨论中来。

  
  霍春阳:在本源中寻找传统笔墨境界
  
  艺术镜报(以下简称镜):您如何看“笔墨当随时代”?
  
  霍春阳(以下简称霍):对“笔墨当随时代”我有不同的见解,我认为笔墨不能随时代。时代特征是什么?在美术史上每个时代的特征在笔墨、形状上虽然有变化,但归根结底是心性在变化。从境界上来讲,只有深浅高低的变化,而不存在大的转折。对艺术来讲论文和野,没有前后之说。所以,当随时代这种提法是不对的。
  
  当然了,从艺术角度来说“艺同于道,道不乖时”。它是不背离这个时代的。但是时代也左右不了道。艺术的东西是超时空的,没有时间和空间以及地域的概念。万物分阴阳,前人是从阴阳的角度来认识问题。当时并没有什么派别、东西方差异等问题,现在我们大谈东西文化,让艺术显得太狭隘了。艺术是没有国界的,也没有古今之分的。“论画无古今,唯造平淡难”,古今不是本质的问题。
  
  镜:古今不是本质的问题,那么本质是什么呢?
  
  霍:本质是平淡。和谐是艺术的境界。古今不是境界,古今是时间性的东西,艺术和时间没有必然的联系。所谓“道不乖时”,艺术亦是如此,他不受时间的左右。
  
  镜:您认为什么是现代性?
  
  霍:现代很多人说现代性,什么是现代?现代的内涵是什么?不求现代和当代,艺术是没有时间界限的,是一个整体的价值系统,没有必要分当代或是古代。现代的世界是快节奏的时代,是大竞争的时代,我们不能跟着西方跑,自己不稳定、没有定力、价值系统受到动摇。
  
  按老庄的思想“道法自然,得道得自然”。现在有很多的行为、意识是违背自然规律的。我们决不能够扭曲天道顺应时代的错误的邪念。现在是天下无道的世界,无道是指以强凌弱,弱肉强食,这就是无道的。有道的世界是小德毅大德,小贤毅大贤。也就是说,现在是谁强谁说了算,现在就是天下无道的时代,这个时代我们不能随波逐流,要进行修正、矫正。具体到美术也是如此,天不变,道也不变,我们要捍卫道。在此过程中,我们要纠偏、纠斜,使我们的思念没有杂质。与其斜而有余,不如正而不足。就是走正道,绝不能走斜了。还是那句话:时代性不是本质问题,本质是心态问题,要先正其心。
  
  镜:这个正道,具体到美术创作中应该是怎样的?
  
  霍:应该是无为的、平淡的、静心的。艺术的目的是净化心灵,不是让人去奋斗的,不是革命的。艺术的功能是消磨斗志的,它是养心、静心的,有斗志就会偏离本源成为闹心的,从而也就偏离了艺术之所宗。毛泽东说过:“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绘画绣花。”而现在有些人以革命的手段、奋斗的情绪来搞艺术,这是不对的。这就是这个时代的偏向,这个时代的问题,作为美术工作者,我们要看出时代的弊病,不能顺应时代的谬误。
  
  镜:您认为传统艺术在中国画的发展之路上起到什么样的角色?
  
  霍:现在一些误区,跟前人不同就是发展的、进步的,其实不然,还可能倒退。为什么要学习传统文化,我们的辉煌是在艺术精神上的辉煌,被现代人表面化了,肤浅了,这就是审美、思想、精神的倒退。绘画则会起到净化心情,养心、治心的作用,使我们思考的问题不断深入。现在为什么出现三俗的问题,是因为传统的价值系统被破坏了。八五思潮以来,一些艺术求新奇,甚至干预社会、干预政治。但要记住一点,艺术更加博大,且不是批评性的,而是养育的功能。当然可以用艺术的方法,来干预政治,这就使艺术的价值变狭隘了。我们在艺术上表达的是完整的世界,“一花一世界”。
  
  因此我们要注重传承,艺术的本源是静心。必须要回归到原本的东西。大地无言承载万物。这个时代太张扬了,尤其是张扬个性,这是不对的。中华民族从孔孟到庄周都讲究含而不露、韬光养晦,中国人崇尚平和,平常心,不张扬不凸显。古人讲“有阴德者,必有阳报。有隐行者必有昭明”。隐是为了更好地充实自己不受干扰。藏和隐才是博大的,万物张扬的为小。满招损谦受益,充实之谓美,充实而有光辉谓之大。能够抓住本质的东西才有光彩。孔子讲“克己复礼”。艺术上也要求博大之境,最终达到天人合一,物我两化。这才能成为大家。
  
  周午生:遵循艺术规律,发挥艺术极致
  
  艺术镜报(以下简称镜):您如何看待中国画的现代性?
  
  周午生(以下简称周):应该要多重视传统,在传承的基础上谈现代性才更有价值。一切事物都是顺承发展的,从过去到现在再到未来。现在很多人画画没有根基,没有传统,就一味的追求创新,凭空想象出所谓的样式,都是无根之草,不会长久。
  
  最高层次的现代性应是自然流露出来的,画是视觉艺术,画成什么样子,观者感受到的就是什么情绪。这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没必要刻意迎合当代人的审美,画画是自己内心真情的流露。比如“笔墨当随时代”这句话,我认为这“当随”二字就有些刻意的意味。看石涛的画只能是清代的气息。他的这句话对他来说是正确的,符合时代。但有些人拿着这句话当一种理由,认为“我的画中就要有时代特色”,刻意出新,结果是不让人信服。
  
  镜:您如何看待中国传统绘画现代性的转换?
  
  周:85思潮使中国现代美术长期存在的历史问题和潜在危机在西方外来美术思潮的冲击下,开始全面显现出来。这有一定的必然性,特别是五四运动后受外来文化的影响,经过了很长时间。人们反思的过程中,就产生了辩论。通过思考、辩论产生了三种结果,一是坚定地追求传统文化,另一些人则坚定地吸收外来文化,走现代之路。第三则是传统与现代的结合。
  
  我认为无论走哪条路,只要把自己的事情做好,做到极致就可以了,这是每个艺术家个人的追求。选择的道路就要坚定,不能赶时髦。一些画家盲目追潮流,时下的潮流是喜欢传统的多就转向传统,实际不明白传统是什么,只是表面的模仿。过几十年又变了,这种墙头草就是伪艺术,不是发自画家真情实感的。做每一门学问都要精到。
  
  故在中国传统绘画现代性的转换问题上,要遵循艺术的一般规律。但不是说不根基传统的艺术就不是好的艺术。关键是把自己的艺术观点发挥到极致,有理论基础支撑。这是多元的世界,在尊重传统的同时,也不否认其他方面。但是就怕伪艺术,很多都是伪艺术,用当代作为幌子,实际是在瞎画,自认为是现代派,实则是自欺欺人。还有一些梦魇,暴力等这些只能是这个时代很少的一部分。一些艺术家有批判精神是可以存在的,但这不是主流艺术,有些人的现代艺术确实值得肯定,主流还是好的。这个时代还应该抓主流。幸福、和平、正大、光明总还是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