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contact us

服务热线/hotline

0510-81885283

电话:0518-81885283
传真:0518-81885283
邮箱:lyswsl@126.com
地址:江苏省连云港市海州区苍梧路36号4号楼4楼
当前的位置:首页 >> > 艺术论坛 >

做文化“创客”,你准备好了吗?

 在今年两会上,李克强总理在作政府工作报告时提到了“创客”,对于很多人来说,这还是个新鲜词儿。百度百科显示,“创客”源于英文单词“Maker”,与传统的创业者不同,创客更强调从自己的兴趣爱好出发,是努力把各种创意转变为现实的人。多年来,中国民间形成了北京创客空间、深圳柴火创客空间、上海新车间三大创客生态圈。今年年初,李克强总理探访深圳柴火创客空间时表示,创客充分展示了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活力,这种活力和创造,将会成为中国经济未来增长的不熄引擎。由此,创客逐渐为社会所关注。创客也被文化界人士热议。

  其实创客比比皆是。“北京南锣鼓巷里所有的店我认为都是创客。”安徽出版集团董事长王亚非说。在被看做传统产业的新闻出版领域,创客是否也大有可为?安徽出版集团之下有一个叫“时光流影”的社交平台,本身就集合了很多人的创意。在这里,作者可以发布文章、修改创意,从第一张图到第一千张图,后台都可以保存,一旦打开、发表,就是一个创意的全过程。“时光流影”里边也有很多记者日记,积累到一定程度,只需点击按钮,就会自动生成历史的时光书。“这个创意最早是我的想法,现在都是90后在做。出版面临数字化转型,但数字化不是简单地把内容放到手机上发表,或者变成电商。出版的数字化是内容完全适合数字阅读的快捷化、碎片化、信息化、互动化,光懂传统出版不行,光懂技术也不行。所以我们有一批90后设计这个平台。”现在“时光流影”平台上,每天上传的图片有两三万张,最大的群体是母亲,主要是和孩子互动,也有很多老师和学生的互动、驴友间的互动等。“这个平台最大的目的,一是建立数据库,二是实现自出版。”王亚非说,现在平台上每天有两三千本自出版的书,一张纸一块钱,高效、便捷。例如,到国外旅游,图片即时发到“时光流影”平台,回国下飞机时,旅行社就能把你发的图片、文字做成的书送给你了,这些已经包含在旅游费用里边。
  创客进入政府工作报告,具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呢?王亚非觉得,国家抓这个事情很及时,传统的创业某种程度上只是就业,意义已经不是太大。年轻人在网上开个小店,或者倒腾股票,越来越封闭,越来越不与社会接触。要摆脱这样的创业,必须加上创新。王亚非说:“所谓创客,大体有三个阶段,创意、设计、市场运作。刚开始有创意很好,最好能够和社会上一些企业共同合作。起步会很困难,有创意没实力,但某个企业可能恰恰有实力没创意,可以找结合点来做;第二,可以卖创意,不一定非要自己往下进行;第三,大家众筹,共同推进,企业可以参与众筹,朋友也可以参与。怕就怕沉不住心,太急功近利,刚刚搞个公司有点起色,就卖了又搞第二个,慢慢地都变成了泡沫。”
  回想上世纪80年代自己创业的年代,王亚非说,现在的文化创业条件比他们那时不知好了多少倍。他一开始做外经贸,要走出国门,但那时候在海外,谁知道中国的产品?当时政府没有什么政策支持草根创业,所有生意都有人做,而且都是大公司在做,草根只能夹缝中求生存。一路走过来的经验告诉王亚非,要想创业,必须做好以下几个准备:第一要有志同道合的人,要有团队,像马云一样,最后成功还是依靠那批一起创业的人;第二是要有一种精神,只为创造,不为致富,创业就是要实现自己的价值,无论什么条件什么回报,都要干,如果一开始就想着致富,那创不了业;第三是要有谋略,要有宽阔的胸怀,能跟别人合作,任何创业不合作、不众筹、不嫁接,都不好运作,难以落地;最关键一点,王亚非认为,无论是传统的创业者,还是新兴的创客,都要能吃苦。他们当初到美国推销产品,外国人哪认得中国的服装、电子产品?要一栋一栋地扫楼,被赶下来再上去。想做创客,一定要能承担压力。“这个创字,一个仓库一把刀,割你的肉,让你难受,仓库里有很多东西,是一刀一刀割出来;创新,新字是辛辛苦苦从斤斤两两做起;创业,业要起来,中间两个大柱,旁边两个支撑,都是帮忙的,地下还要有平台。”王亚非说。
  “创客啊?我自己身边就有。”安徽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钱念孙亲有所感。原来,钱念孙自己的孩子曾是某公司高管,有一份相当不错的收入,可是去年,他竟然辞了职,自己搞起了创业。“实践证明,他做得很不错。随着技术的发展,新的创意和创业渠道不断出现,会有很多想不到的产品。现在的年轻人更追求个性化工作,做自己喜欢的事,然后把它做好,这就是创客吧。”钱念孙说。培育创客,政府能做些什么呢?在这一方面,钱念孙认为,首先环境上要尽量支持创客,不要认为一些东西稀奇古怪,就觉得没有发展前途,不能用传统观念来看待创客。另外,应该为年轻人建立一些创投的资金。他说:“现在讲风险投资,风投公司基本是商业性的。其实各级政府都有科技创新基金,这个基金的使用,不能像过去,找关系,造项目,或者仅仅有一个名词就能批钱,批了以后没监督没效果。政府应该像风投公司一样,善于发现好的创意,善于投资。”
  创客成长,资金是大难题,在对创客的金融支持方面,中南传媒集团董事长龚曙光有着更深入的思考。在今年的人大会上,龚曙光的一个重要建议就是要创新文化产业,尤其是中小微文化企业的金融担保制度。在龚曙光看来,当前文化产业受到社会资本、金融资本的高度关注,但金融和文化的融合依旧存在诸多障碍,尤其是中小微文化企业,他们正是总理所说的创客群体,融资难依然非常突出。分析其中的原因,龚曙光认为这是因为在实践中,现行的银行担保制度使得“轻资产、高风险”的文化企业很难获得金融支持,创客的特殊性使其很难提供符合银行要求的担保物,另一方面,现行的不良贷款追责制导致银行不敢冒险向文化企业发放贷款。现在银行基本是服务大集团或者国有企业,根本谈不上惠及微小企业。因此培育文化创客,创新文化企业金融担保制度,龚曙光建议首先由政府出资,牵头成立专门针对文化产业的信用担保机构,或者直接将补贴到文化项目上的部分专项资金改成对银行贷款的担保资金,由国家资金出面主动降低银行的风险敞口,这样国家出动几亿元的资金也许就可以撬动几十亿元的银行贷款。其次是创新担保物权制度,合理扩大抵押和质押财产范围,除了使用传统的专利权、版权、商标权进行质押,还可以结合行业特点用发行权、播映权等进行质押,这样更有利于创客成长,促进小微文化企业发展。
    (来源:《中国艺术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