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contact us

服务热线/hotline

0510-81885283

电话:0518-81885283
传真:0518-81885283
邮箱:lyswsl@126.com
地址:江苏省连云港市海州区苍梧路36号4号楼4楼
当前的位置:首页 >> > 港城文艺 >

【慈善征文】作品展播(84)

 妻子的献血试验

文/邱朝平
三年前,我和妻子有过一场不大不小的争论,针对的是无偿献血,妻子是正方,我是反方。妻子的理由是:一、在每年献血不超过两次,控制献血量的前提下,献血可以降低血粘度,改善造血功能,减缓衰老,一点都不会伤害身体;二、献血能救人于危难之中,是一种献爱心、行大德的行为;三、一人献血,全家受益;四、国家的献血法不可能拿人民的生命健康开玩笑。我的理由是:一,献血伤身败体,消耗精力元气,有前人“一滴血三碗饭”的说法为证;二、献血的宣传有夸大其词,和不少广告一样,可信度不高;三、一些单位在号召、组织职工献血过程中,雷声大雨点小;四、无偿献血的真实目的是为了某些部门的利益,有的还带有欺骗性。就这样,双方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谁也不服谁。
这是一个星期六的上午,快十二点钟妻子才回家。我问她去哪了。妻子笑了笑,略带傲气地对冲我说:“去献血了,怎么样,想不到吧。”
我真不相信年逾不惑身子瘦小的妻子的话,以为是听错了,于是又问了一句:“你说什么?真的去献血了!?”
妻子在沙发上坐下,一边从塑料袋里拿出《献血证》《保险单》和营养快餐、牛奶、饼干等东西,一边回答说:“和几位同事去的,300毫升,人不少,等了好久。”
面对倔强好胜的妻子,我知道,她除了真心想献血,再一个就是要以身垂范,检验一下自己的观点。因此,我不好再说什么,只是从头到脚把她打量了一遍,关心地问道:“真的没什么不适的反应?”
妻子提高声音说:“没有,我的同事都献了多次了,化验后,有些人的血化还不要,等于做了一次免费的身体检查呢。”
为了保险起见,我嘱咐妻子要好好休息,接着就去菜市场买了一只鸡,要给她补补身子。
半个月后的一个星期天下午,血站的两位女同志突然来了家里,她们提着一袋水果,进门就问妻子献血后的情况怎么样,当得知一切正常后,然后对妻子说:“小谢同志,感谢你的献血和爱心,你的血已发往临床使用。再一个就是要祝贺你,你的血是O型血阴性,属于稀有血型。”
妻子认认真真地听着。
接着,血站的同志又说:“今天我们来,主要是看望你,另一个是想听听你的意见,愿不愿意加入我们的稀有血型联谊会。”随后血站的同志又详细地介绍了稀有血型联谊会的情况,并且强调说:“成为会员是光荣的,同时也是一种责任、一种奉献。”
妻子略为考虑,也没有征求我的意见,很快就回答说:“我加入。”
血站的同志临走时,特别叮嘱妻子:“你加入了联谊会,希望你平时尽量少去献血,把血留着急用吧。”
至今过去这么多年,尽管妻子听从血站同志的话,但还是忍不住,其间同同事又去献了两次血,同时响应稀有血型联谊会的召唤,五次勇敢地上了“火线”,献血量己达4300毫升,帮助几条鲜活的生命度过了鬼门关,战胜了死神,两位病人痊愈后还专利程来家里向妻子感恩,并结为朋友。对妻子本人来说,身体和献血前也没有什么两样,在我看来,脸色还显得更加红润,精神更加饱满。毫无疑问,妻子用自己的试验证明了她的观点,并取得了意想不到的结果。这真是献血有奇妙,不献不知道。
最后顺便说一下,在妻子的影响和鼓励下,前不久我也去献了一次血,但是很惭愧很不好意思,一个大男人只献了200毫升。